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安全新闻 > 安全播报 >
UCC证书实现多域名支持,微软产品首家推荐Entrust。UCC证书保护企业多个域名及其子域名、IP地址、服务器,协助您大幅节省时间、管理成本,强化网站信息安全管理的效率。
求职、买房、买车、手机业务、银行业务、论坛注册……当下,我们的身份信息正被众多机构过度收集。伴随这些信息的泄密,一度被人们看作隐私的身份信息,正越来越频繁地暴露在危险之中。 

 
遭遇:车险推销电话找上门
 “王先生,我们是北京的一家保险公司,在青岛当地设有分公司。您的车险即将到期了,正好我们公司有一次专门针对您这款车的优惠活动,您是否有意愿在我们公司投保呢?”连日来,家住李沧区的王先生屡屡接到类似电话,令他苦不堪言。
“深夜女性的车险推销电话,很容易引起家人的误会。”王先生告诉记者,保险电话对他的骚扰不分时间,甚至有车险推销的电话在深夜打来,险些闹得夫妻感情不和。王先生表示,开始时他还耐心地向妻子解释,但越是解释,妻子的疑心越重。无奈之下,每当深夜车险推销电话打来时,他就让妻子接听电话。妻子得知事情真相后,才慢慢消除了对他的怀疑。但王先生追问对方的电话来源时,几个保险商对此却不肯多说。

相比王先生而言,家住徐州路的段先生的遭遇更不轻松。他的身份信息被泄露后,险些着了骗子的道。段先生告诉记者,他的汽车挂牌两个月后,突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一名操南方口音的女子自称车管所的工作人员,称其所购车型排量较小,可享受国税补贴,因为是最后一天,需要段先生提供银行卡信息,他们帮忙进行办理。“国税补贴不可能他人帮忙办理!”段先生告诉记者,心生疑虑的他向对方询问办理具体流程时,对方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现状:身份信息存在过度收集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调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题客网,对全国31个省(区、市)8164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1.6%的受访者认为当前公民身份信息被过度收集,以至于让人面临身份信息泄露的风险。

电信运营商、网站、银行、房地产中介、医院、求职、买车、买保险、办理会员卡、问卷调查……似乎每一种都成了收集个人身份信息的“大户”。“明知身份信息被收集,你却没有办法。”周先生表示,因为很多时候市民跟商家地位并不平等,如不提供相关信息,许多业务根本无法办理。记者调查发现,与周先生持相同观点的市民不在少数。
记者了解到,个人信息收集可分为两种方式:一种为被动套取。如市民防范意识不强,随手填写的问卷调查。一种为主动透露。如注册论坛、注册门户网站会员、买车、买房、买保险、办理手机业务等情况,市民往往抱着信任的态度将个人信息留给商家。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明确规定,五种情形公民应出示身份证证明身份:常住户口登记项目变更;兵役登记;婚姻登记、收养登记;申请办理出境手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需要用居民身份证证明身份的其他情形。但“出示”并不等同复印,众办事机构并没有权力索要留存身份证复印件。  

乱象:身份信息“裸奔”不由己
个人身份信息被过度收集后,不少已被商品化,以低廉的价格打包出售,在保险公司、房产中介、月嫂公司之间肆意流转,让人们成了信息社会的“透明人”,导致《青岛199名企业老总手机号码网上遭曝光》等类似新闻事件即是一例。
“信息就是资源,相比因管理不善而导致的‘被动泄露’,‘主动泄密’更是早就形成了一条产业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道。记者了解到,主动泄密的最原始方式是“信息共享”。在中介、银行、保险、航空公司等机构间,未经授权或超出授权范围“共享”客户信息,已不是秘密。
谈及获取客户信息的渠道,从事保险业的杨先生称,一般会有两种途径:有些公司会通过与其他企业合作,获得客户个人信息;保险代理人自己也会有一些特殊途径获取客户信息,比如,通过信息中介购买,或通过某种方式破解一些网站等。

记者在百度搜索引擎上输入“身份证信息查询”关键词,立刻出来大量的身份证查询网站。在这些网站输入一个身份证号码,很快个人的出生日期、性别、身份证号码、发证地等信息就被一并列出。甚至有的网站支付五元钱服务费即可看到证件照片。
记者同时也发现,一些网站也称自己出售个人身份信息,整个交易的流程也十分简单,买家只需要将货款汇进其指定帐户。
对此,记者采访中不少市民表示,身份信息的泄露大多是批量进行的,所以,呼吁相关司法部门加大泄露身份信息的查办力度,从源头上对泄露、出售身份信息的机构或个人进行打击。  

尴尬:“隐私”泄露陷维权难
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研究员周庆山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很多机构都在收集个人信息,但并不是每个机构都有能力保护这个庞大而宝贵的“隐私库”。如2011年8月曝出的“北京最大非法获取公民信息案”,23名被告中有7人来自电信公司内部;2011年12月,程序员网站CSDN、天涯社区、美团网等数据库遭黑客攻击,上亿用户的注册信息被公之于众。
面对身份信息泄露,个人力量显得很苍白。“从民事诉讼的角度看,一般人很难知道自己的信息是在什么时间、地点、以什么方式、被谁泄露的,所以,想要起诉他人泄露自己个人信息的成本非常高。”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宪法行政法研究室主任周汉华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这样表示。周庆山教授也表示,对个人信息泄露,鲜有个人起诉的案例。
在2011年底中国青年报所做的社会调查中,有七成受访者在个人信息遭泄后选择了“忍耐”,只有三成人会以要求相关网站删除自己的信息、查询谁是泄露者或者举报等方式做“绵薄”的抵抗。而这一比例,在今年4月新华网披露的工信部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的调查结果中,降为一成,首要原因是“调查取证困难”。  

呼吁:完善保护个人信息法律
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江锴表示,个人信息的所有者应当有充分的知情权和决定权。从法理上讲,个人信息并非纯粹的财产权,而是一种人格权,由所有人自己掌握。如果商家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将个人信息再授权给其他人使用,显然不合法。对于黑客攻击等无心之失,商家也应当有相应的保护和补救机制,有义务将损失降到最低。
江锴接受采访时称,在个人信息保护方面,国内立法确有不足。《个人信息保护法》初稿已出台多年,但至今未真正进入正式立法程序。虽然2009年《刑法》将泄露个人信息入罪,民法通则也有关于个人隐私的条例,但这些条例零散、抽象,在现实中普遍缺乏可操作性。

记者从一名刑法专家处了解到,对身份证买卖行为,现行法律确实没有相应条款进行约束,因此无法对网络卖家作出刑事处罚。目前我国直接对个人信息加以保护的全国性的法律仅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身份证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法》直接规定了“个人信息”保护问题,对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护照签发机关等有权收集个人信息的组织和个人的保密义务和违法责任。但并没有对社会机构,及网络过度收集身份信息做出规定,实名制下保护个人信息的安全亟待统一立法。
同时,山东中商律师事务所熊纪奎表示,目前应加大对掌握公民身份信息的相关行业的监管力度,从源头防止身份信息泄露;公民应提高意识,不要随意透漏个人身份信息,如发现个人身份信息遭泄露,因及时报案,积极提供相关线索,配合警方调查。如对个人造成侵害,可提起诉讼。

分享到: 更多
通配符证书SSL证书-标准版SSL证书-高级版代码签名证书UCC证书PDF签名证书EV证书邮件安全证书| 免费试用产品支持合作伙伴友情链接关于亿创恒安
联系电话:133129-22000 公司邮箱:support@etsec.com.cn
© 北京亿创恒安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www.etsec.com.cn 京ICP备10211985